天气预报: 空气质量: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无障碍浏览
  • 【红色记忆】“骡马师长”叶光吉的传奇


    发布日期:2018-07-31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三峡日报 作者:阮仲谋 聂兴龙

      在宜都市潘家湾乡,有一个将军山村。这里群山绵延、树木茂密,一栋栋民房掩映其中,静谧而安详。红军师长叶光吉就出生在这里。

      2018年5月3日,阳光明媚,和风吹拂。在宜都市委党史办主任夏友生、党史专家明建中的陪同下,我们一行来到将军山村5组叶家湾,寻找叶光吉烈士的革命足迹。站在烈士的旧居前,看着低矮而破旧的土墙屋,一种崇敬的心情油然而生。

      65岁的明建中,从事党史工作40多年。讲到红军烈士叶光吉的故事,记忆的闸门一下就打开了。

      巧遇贺龙 改变人生

      “叶光吉是1900年11月20日出生的,他的父亲叶传芳因为没有文化,饱受族长和豪绅的欺凌、盘剥。于是发誓,一定要让自己的孩子读书识字。叶光吉是家中的长子,7岁那年,叶传芳将他送进了私塾。” 明建中一边抚摸着叶光吉父亲叶传芳的墓碑,一边介绍道。

      1913年,叶光吉因家贫辍学,便拜师学兽医。3年师满后,他离家来到五峰渔洋关,帮一家名为“宫福泰”的商行赶骡马。搞运输,走南闯北,他的足迹遍及湘鄂川黔边界十几个县,饱尝了世态炎凉,历经了军阀混战、豪强掠夺之苦。因为广泛的社会交往、无羁无束的骡客生涯,铸就了叶光吉豪爽、刚烈、不畏强暴的性格。

      1916年的一天,叶光吉赶着骡马到五峰渔洋关客栈投宿,恰巧和湖南桑植县骡客贺云卿(贺龙)同住一室。贺龙愤世嫉俗,对旧制度的叛逆性格,令叶光吉十分敬仰。这次相遇,对叶光吉的人生道路产生了重大影响。

      1927年底,叶光吉因拒绝为国民党43军出夫,被抓去吊打了一天一夜,后经亲友具保交纳罚款才被释放。紧接着,妻子又险遭溃兵蹂躏。自此,一颗复仇的种子深深地埋在了叶光吉的心里。

      “1929年4月,叶光吉赶着24匹骡马前往恩施鹤峰,途中,他遇到贺龙率领的红四军。这次与贺龙相遇,让叶光吉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明建中介绍说。

      当时,叶光吉招呼伙计们,将骡马和大批棉线、布匹、鞋袜等全部交给贺龙部,毅然决然要求参加红军。

      贺龙见状,高兴地拍着叶光吉的肩膀,风趣地对红军战士们说:“这位是我赶骡马的老伙计叶光吉,他比我强,我起家时只有两把菜刀,他是连人带马一起跳啊!”从此,“叶光吉连人带马一起跳”在红四军传为佳话。

      叶光吉是搞运输的老行家,贺龙军长便任命他为红四军运输大队队长。拥有40多名运输员和100多匹骡马的运输大队是红四军的流动仓库,骡马背上装载着100多驮缴获的金条、银元、枪支弹药和军需品,而“保管员”稍有差错,就会给部队的供给带来严重困难。有人担心,这么艰巨的担子交给一位刚参军的骡客,能行吗?然而,不久,运输员们就被这位新来的运输大队长所折服。

      1929年的一天黎明,运输大队在通过五峰南河上的一座独木桥时,不巧,领头的骡子失蹄把腿扭伤,后面的骡马见领头的骡子躺在路边都举足不前,任凭战士们怎样驱赶就是不肯上桥,队伍停止了前进,马医官急得满头大汗。一会儿,叶光吉从后面赶上来了,他细心查看这头骡子的伤情,从马褡子里掏出一根三棱银针,找准穴位扎了进去,只见他几捏几揉,拔出针,提嚼头,骡子一耸身站了起来,平平稳稳地上了独木桥。战士们叹服了:叶队长还是兽医高手呀。

      骡马是红军唯一的运输工具,叶光吉赶骡马,爱骡马。一次,部队突遭石门团防罗效之部袭击,队伍转移途中,一匹骡子被流弹打伤,叶光吉见了,十分心疼,连忙将150多斤重的驮子扛在自己肩上。红军指战员看到他与骡马的这种感情,都亲切地称他“骡马队长”。

      叶光吉耿直刚烈,身强力壮,两百多斤重的驮子,装上卸下从来不要人帮忙,再苦再累,从不吭一声。他处处身先士卒,带领全队圆满完成了各项运输任务。1929年秋,叶光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恪尽职守 当好“总管家”

      1930年2月,中共中央指示红四军东下洪湖与红六军会师。7月,红四军与红六军在公安会合,随后,成立红二军团,叶光吉升任军团经理部政委。

      “从此,‘骡马队长’一下成了‘财神爷’。”明建中笑着说道。

      叶光吉廉洁自律,恪尽职守。作为红二军团的“总管家”,手里进出金银无数,他自己却两袖清风,从未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常常穿着打满补丁的裤子到军团部开会。贺龙军长见了心疼地说:“叶光吉,你也搞套新衣裳穿嘛,别太抠了。”

      叶光吉淡淡一笑:“管他的,当兵打仗,这衣裳就行。” 叶光吉常说,“人民的钱,战士的钱,一个铜板也不能乱花。”

      同年9月,红二军团攻克监利县城,缴获了几万块银元,经理部有人想给部里每人买条毛毡,叶光吉听了连连摇头:“经理部管钱就买毛毡盖,那部队的战士们呢?这钱是战士们用命换来的,没有他们流血牺牲,钱从哪里来?我们只有保管的责任,没有使用的权利。”

      同月,部队攻占沔阳重镇仙桃,缴获了不少金条、银元。当时,军团部正在召开群众大会,几百名“北极会”匪徒冒充农协会员,冲向军团经理部大院门口,刺死了警卫战士。正在屋里清点账目的叶光吉,听到喊杀声,“腾”地跳起来,挥手两枪,撂倒了冲在最前面的两个亡命之徒。战士们迅速关上房门,与匪徒隔墙对峙。此时,警卫团在1公里之外,屋外是疯狂的敌人,屋内只有几条短枪和11名后勤人员,而维系全军后勤的全部财产——2驮金条、30多驮银元就在这间屋里,情况万分危急。

      “枪瞄准院子门口打,今天就是掉脑壳,也要保住钱驮子。” 叶光吉瞪着血红的双眼,一边从窗口向外射击,一边下着死命令,“没枪的拿棍子,冲进一个打死一个。”冲进大门的敌人一个接一个被打倒在院子里,匪徒们的气焰渐渐被压了下去,20分钟后,警卫团冲进了镇子,钱驮子终于保住了。

       顽强歼敌 创建苏区

      1931年3月,红二军团在长阳县枝柘坪被改编为红三军,叶光吉任红三军经理部部长。随后,部队北上鄂西北,回师洪湖,先后粉碎了国民党军队对洪湖苏区的三次“围剿”。

      1932年6月,蒋介石调集十几万军队对洪湖苏区发动了第四次“围剿”。由于王明“左”倾路线在湘鄂西苏区的代表夏曦军事上实行冒险主义,在苏区进行错误的“肃反”运动,极大地削弱了革命力量,导致红军第四次反“围剿”的失利。红三军被迫撤离洪湖苏区,经河南、陕西、川鄂边界向湘鄂边转移。在危难之际,叶光吉受命先后担任红三军第八师政委、第七师师长。

      “这是一次艰难的‘七千里小长征’。”明建中讲述道,当时,战斗频繁,严冬将至,指战员单衣赤足,食不裹腹,伤员无处安置,弹药无法补充,加上夏曦强行发动的几次“肃反”,红三军处于极端艰难困苦的境地。叶光吉深入连队,和干部战士促膝谈心,启发干部战士的思想觉悟。他以自己艰苦朴素、身先士卒的优良作风和英勇顽强、战斗到底的革命精神,鼓舞干部战士克服艰难险阻,为红三军胜利地完成战略转移,回到湘鄂边苏区做了大量的工作。

      1933年1月,叶光吉跟随贺龙军长,率领第七师胜利抵达湘鄂边的鹤峰、桑植。2月,红三军在鹤峰走马坪改编,全军缩编为红军七、九两个师,叶光吉任红军第七师师长。他和师政委盛联均率部前往宣恩的粟谷湾、椿木营等地,一边发动群众,协助地方党组织进行苏维埃政权建设,一边打击国民党军队和土豪劣绅,为全军筹集给养。

      叶光吉足智多谋,英勇善战,指挥所部连战连捷。当年2月14日,叶光吉率领红七师袭击傅维峰团防,缴获大批给养和枪支弹药。5天后,傅维峰纠集残部并勾结其他地主武装进行反扑,被红七师全歼。5月7日,叶光吉率领红军第七师22团4个连同前来“进剿”的国民党军湖北第十区保安司令蔡继伦带领的1个保安团遭遇。叶光吉采取诱敌深入、迂回包抄、三面攻击的战术,打退敌人进攻。敌人慌忙退守到一个山头上,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叶光吉出奇制胜,派1个连攀上悬岩向敌突袭,待山头枪声一响,叶光吉大吼一声,率部猛扑山头,红军前后夹击,敌军背腹受敌,纷纷缴械投降,全团覆灭。

      6月18日,红七师一部进驻宣恩洗马坪途中,与敌“剿匪”前线指挥官张刚所部遭遇。叶光吉审时度势,当机立断,组织红七师向敌发起冲锋,激战半日,歼敌4个连。红七师连续不断的胜利为创建宣鹤苏区打开了局面。当月,宣恩县苏维埃政府及余家湾、粟谷湾等5个区苏维埃政府先后成立。

       纵身一跃 以示清白

      叶光吉因抵制错误的“肃反”,为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湘鄂西的代理人夏曦一伙所忌恨。

      1933年4月至6月,正当红军将士在前线浴血奋战时,夏曦在红军内部又接连发起第三、第四次“肃反”。段德昌、王炳南、宋盘铭、盛联均等一批优秀的红军军政干部,先后被诬为“改组派”横遭逮捕杀害。

      7月18日,张刚部3000余人进攻宣恩洗马坪,正在火线上指挥部队抗击敌军的叶光吉,被人从战场上叫了下来,保卫局特务队长向他宣布夏曦的手令:“将‘改组派’首领叶光吉予以逮捕,即日起开除出党,撤销7师师长职务。”

      这个对革命忠心耿耿的刚烈汉子,无法忍受这飞来的不白之冤。他痛苦、愤懑,决心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与无辜。在被押往鹤峰县麻水军部的途中,他于洗马坪一个叫白岩山的地方跳下悬崖。

      押解他的特务队员在崖下找到他时,摔成重伤的叶光吉已奄奄一息,他对押解他的特务队员说:“快给老子补一枪吧。”

      随着一声枪响,叶光吉用他33岁的生命证明了他对中国共产党的忠诚。

      讲到这里,明建中声音哽咽,听者也是泪水盈眶。

      历史没有忘记这位革命先烈。

      1945年,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系统地清算了王明“左倾”路线的错误,为叶光吉等平反昭雪。同年4月20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在延安编印的烈士名录上赫然写着叶光吉的英名;1980年,人民政府为其家属颁发烈士证书。

      一代骁将魂归九泉,浩气永存天地之间。

      在恩施鹤峰县中营坪叶光吉烈士纪念园,叶光吉烈士长眠于此。

      宜都革命烈士陵园内,树木茂盛、满目苍翠,叶光吉烈士塑像高高矗立,那坚毅如磐石的目光、刚烈英武的神态,永远激励后人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中共宜昌市委党史办公室
Copyright © 2013 HTTP://YCSQ.YICHA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 鄂ICP备05018513   

鄂公网安备 42050202000324号


建议使用IE6.0及以上浏览器 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