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质量: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无障碍浏览
  • 卾西会战国军一二一师宜都汉洋坪追歼日军目睹记


    发布日期:2018-08-21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宜都史话 作者:明建中

      编者注:本文由李开燕、向昌柏口述,白万贵、曹礼达记录整理,明建中校勘。在日本投降七十三周年之际,谨以此文祭悼英勇奋战,为国牺牲的抗日英烈!

      

      1943年5月,日军调集大量兵力,突破中国军队长江防线,大举向鄂西进犯。南犯入侵之敌,在长阳县遭到中国军队的坚决抵抗和沉重打击,经半月左右的激战,日军开始退却。此时国军九十四军一二一师奉命追歼撤退的日军,在宜都县茶店子、清江嘴、汉洋坪等地毙伤大量日军。当时,我们目睹了一二一师一个营在汉洋坪歼击日军的战斗情况。

      5月30日前后,一股日军退至汉洋坪一带,用抢来的木船在白家渡搭起浮桥,为从母猪峡溃退的日军大部队横渡汉洋河(又名“渔洋河”)铺平道路。同时在白家渡附近山边的村民住宅区和汉洋坪一带大肆烧杀,抢劫财物。当地裁缝王文甲被当成中国兵,吊在树上,被日军用指挥刀活活剐死,惨不忍睹。仅在汉洋坪一带被日军杀害的农民就有胡顺才、许兴旺、李世哲等50多人。

      6月2日下午,国军一二一师三六二团一营从长阳追至汉洋坪清江对岸的湾市埋伏,作歼击日军的战斗部署;国军九十八师一部也赶到白家渡附近的关山垴至木岭岗一线占领阵地。当天夜晚,九十八师所属一部与退至汉洋坪的日军进行了枪战。战斗并不激烈,但日军唯恐遭到围歼,即退过白家渡对岸,将浮桥烧毁。

      6月2日,日军有近千人的大部队陆续退到汉洋坪垸子内,因白家渡浮桥烧毁,又遇汉洋河发大水,无法过江,便龟缩到汉洋坪山边驻扎。大部分日军住进当地富户向子波、向子贞、向汉柏的三栋“八大间”大瓦屋内,一部分日军布防到石门、毛家沱通往汉洋坪的要道鸡头山。傍晚,日军一队人马窜到汉洋坪乡六保“打捞”,有的日军逼着村民向昌太给他们做饭吃,有的日军翻箱倒柜,掳掠群众财物。牵马的日军即在向昌太门口,将马背上驮着的大木箱卸下来,一个个地撬开,只有一个箱子里装有一发炮弹,其余的全是装的石头。他们架好炮,把仅有的这发炮弹装进炮膛,朝清江对岸国军阵地射击。日军吃完晚饭后,则又撤回到山边。

      这股“打捞”日军离开向昌太家不多时,国军一二一师三六二团一营的一个排,从湾市渡过清江,在向金山屋后的水竹林处上坡,进到汉洋坪。带队的排长姓童,是四川人。老百姓见国军到来都很高兴。向昌清、向昌柏、宋启贤、张骡子等几个胆大的青年跑到国军跟前,向童排长介绍敌情和地形,诉说日军暴行。童排长听了群众的诉说,又隐隐约约地看见日军在白家渡山边拆老百姓房子,准备重新搭浮桥撤逃,欲立即率领全排战士上去同日军拼杀。这时,向昌柏、向昌清对童排长说:“你们人少,日军人多,硬拼是拼不过他们的。”童排长说:“打仗不在人多,只要不怕死,敢于拼,有勇有谋,是能打胜仗的。”向昌柏又指着四周地形对童排长说:“你看,这里一边是汉洋河,一边是清江河,日军又在那边占据有利地形,如果打不赢,你们连退路都没有。最好你们暂不动手,等大部队到了再打,才有把握些。”童排长听了群众的劝说,思考了一会,即嘱托宋启贤、张骡子过清江去向营长介绍情况,又吩咐几名士兵同群众一起去做晚饭,说等吃饱后去收拾敌人。

      当地群众为国军的抗日行动欢欣鼓舞,都积极自觉行动起来,帮助烧茶做饭。他们从大富户向金山的粮仓中弄来一些大米,做好饭菜,供国军食用。全排士兵吃过晚饭,正整装待发,营长带一名电话兵坐木划子过来了。电话兵把电话线丢在水中,随船拉过江来。电话机安放在向金山屋后竹林里,旁边放着一个蒲团。营长坐在蒲团上,拿起电话机,很快与团长通了话。这位营长姓马,也是四川人,左边脸上有一个手掌心大的伤疤,腰间挎着一把“盒子炮”,焦急地等待湾市那边两个连的部队过河。不多时,两个连的人分批乘船过了河。其中一个连长姓胡、一个连长姓薛。他们按照营长的命令,指挥部队隐蔽在堤外河边。另一个连仍在清江那边从湾市至茶店子沿河堤一线布防。

      半夜过后,营长召集连排长和帮助带路的人一起商量。马营长说:“我同薛连长带领一连人,由张骡子当向导,沿清江堤外向上游鸡头山摸进,抢占鸡头山,然后沿着山冈迂回到大冲口,直插日军背后,断其退路,成功后发出信号;由胡连长带领本连,请向昌柏当向导,由清江堤外向下游摸进,在刘家嘴的堤拐处占领有利地形。对河湾市至茶店子一线的一连人有两个机枪火力点作支援,这样,对日军形成两面夹击之势。”最后强调必须听到大冲口发出的信号后,才能动手。营长讲完后,大家说就这么办,迅速分头出发。

      胡连长带领的一连人很快进到刘家嘴堤外转拐处隐蔽,等待大冲口方向马营长发出信号。可是等了好一会都没有听见信号,胡连长猜想营长他们在鸡头山那边可能遇到了困难和麻烦,穿插敌后未能成功,就小声地问向导向昌柏:“这里离日军还有多少公尺?”向不懂什么叫公尺,回答说:“大约里把路远。”胡连长听说离日军已经很近,即传令各排散开,准备战斗。

      为了摸清敌情,胡连长要向昌柏引两名士兵到前边去侦察。三人猫着腰摸到离敌人近处(现大水闸湾)观察,在渐渐微明的晨光下看见一个草棚里面有十几个日本兵,离草棚十多米的地方有个站岗的哨兵,正在蹲着拉屎。当这个拉屎的哨兵发现向昌柏他们逼近时,提着裤子和枪怪叫着往回跑。草棚里日军听到喊声,也跟着向山边跑去。向昌柏和两名士兵也转头跑回刘家嘴向胡连长报告侦察到的敌情。胡连长听完侦察汇报后,命令各排分别占领垸子内的坟地和湖田中间的深沟,把枪对准对面山边日军占据的地方。但很久不见日军的动静。那个童排长性子很急,一人跑上堤去看,发现日军已向白家渡河边集结,浮桥上和岸边塞满了日军。童排长马上转身报告胡连长,说日军正向汉洋河对岸撤逃,要连长下命令打。胡连长有些犹豫,说要等大冲口方向营长发出的信号才能打,不然的话,日军反扑过来,我们没有接应怎么办?坚持要等营长的信号或命令。童排长胆子大,倔得很,他不听胡连长的话,提起一挺机枪往堤上一架,向正在过河的日军猛烈扫射,埋伏在坟坝和湖田深沟里的士兵也跟着向山边的日军射击。清江对岸湾市至茶店子一线的国军机枪和步枪也一齐开火射向白家渡溃逃的日军。日军一部分向过路滩方向撤逃,一部分被截阻在大冲口山边。此次战斗持续了个把小时,打死日军50多人。

      为了消灭大冲口山边的日军,童排长把机枪移到堤内架在湖沟土坎上,要几名士兵卧在沟里传送子弹。一名士兵卧在机枪右边装子弹,他扣动扳机,对准大冲口的日军射击。机枪打得发红了,子弹射不远,就停下来要向昌柏用炊壶往机枪里灌水,待机枪冷却后又打。这样打到上午歇头歇的时候,又打死一批日军和七匹战马。国军则有十几名战士牺牲。

      在胡连同日军交火的时候,马营长率领的一连人,因未能占领鸡头山,即撤到鹿角岩打击后续日军,战斗也进行得很激烈。日军在重机枪掩护下,且战且退,向大冲口至白家渡方向转移。马营长选派了三名战士换上便衣,装扮成农民,绕道接近敌人机枪火力点,将敌机枪手击毙,缴获了这挺机枪。日军失去了重机枪的掩护,慌乱地败退,被打死的日军尸体来不及焚烧,就要抓来的苦力把死尸和重伤兵一起抬到一些土坑里埋了。仅向子波屋旁一个七八尺深的土坑里就堆埋了20多具日军尸体。

      这天下午,日军又重新组织兵力进行反扑,分两路向刘家嘴和垸子内交通沟逼近。马营长立即命令薛、胡两个连急速在堤中段会合,并亲自指挥几名战士弄来两口大木箱,往里面填满土,分开放在两处,上面各架一挺机枪,旁边插上青树丫。当日军进到火力圈时,两挺机枪同时扫射,压得日军不敢抬头。

      这时日军化整为零,分散前进,有两个日本兵钻到汤家坟坝边,被童排长察觉。他握住一支三八式步枪,插上刺刀,隐蔽地接近敌人,很快摸爬到汤家坟坝,一跃而起,两刺刀解决了两个日本兵的性命。他把这两个日本兵的头砍下,提着跑回堤上,来到营长跟前,把两颗头往地上一甩,满脸神气地说:“营长,你看我怎么样?!”营长用赞赏的口气回答说:“好!你行!就是要像你这样有骨气,这次战斗结束后,一定给你重赏!”并叫他休息一会后再打。童排长坐到堤下,抽了两支卷烟,略微休息了一会儿,又端着枪,一个人翻过垸堤,冲向敌人。这一次遇到四个日本兵,童排长毫不畏惧,勇敢地和敌人拼杀。四个日军将他团团围住,身后的一个日军用刺刀捅伤了他的大腿,他仍竭尽全力搏斗,终因身受重伤,体力耗尽,倒下去了。四个日本兵的刺刀捅进了他的胸膛,童排长壮烈牺牲。

      战斗持续到傍晚,天渐黑下来。日军相继占领了离垸堤仅几十米远的民房,多数集中在向昌金的屋里。日军用刺刀把草屋的板壁戳穿,从屋内能看到堤上,而堤上的国军看不清屋里的日军。国军从堤上一探头,就被日军击中,造成伤亡。在没有其它好办法的情况下,马营长下令朝向昌金的屋上打燃烧弹,打了几发燃烧弹,草屋着火烧起来了。在火光的照映下,日本兵暴露了目标,即被国军打死打伤十多人。后来,国军的子弹打光了,枪声慢慢停了下来。这时日军从其它屋里窜出来,又向国军反扑。马营长迅速把队伍撤到堤下隐蔽起来,准备和翻堤过来的敌人展开肉搏。在这紧要关头,清江对岸湾市至茶店子一线的那个连,立即集中火力朝堤上打,把反扑的日军封锁在堤内。马营长一边指挥部队准备与日军拼搏,一边把未过江的群众疏散到堤外的一条水沟中隐蔽。接着他抓起电话机向上级汇报战况,并请求炮火支援。不一会,国军炮兵从戈家坝向日军开炮了。炮弹打得很准,每三发炮弹形成一个三角形落点,把敌人压制在堤内。

      马营长率领的部队因为没有子弹,不能借机出击。营长正在着急之时,当地有个做棺材的“大木匠”向昌清,身体壮实,胆大不怕事,说话有点结巴。他看到国军没子弹了,跑去同他的师兄向昌柏商量说:“马——马——马营长他们没有子弹了,我们到对河去帮忙运子弹吧。”向昌柏说:“日军看得见河边,要是被他们发现,那很危险。”向昌清说:“不要紧,天已黑了,敌人看不见。”两人商定后,马营长派了两个士兵同乘一条小木船向对岸划去。木船行至江心被刘家嘴的日军发现,敌人用机枪向小船射击,封锁江面,有一个士兵在船上中弹身亡。小船在对岸国军的火力掩护下,终于靠了岸,岸上的国军早已将子弹准备好,迅速将子弹箱装到船上,然后把船用力向开一推,向氏师兄弟就拚命往回划。船至江中,敌人的机枪又扫了过来,子弹跟着小船往前赶,嗖嗖落在小船的周围,向氏师兄弟面对此情此景,虽有些害怕,但仍不顾一切地把船划到岸边。小船靠岸了,他们迅速拴好船,跑到岸上向马营长报告。马营长表扬了向氏师兄弟,派出十多个战士去船上搬运子弹。在搬运子弹的途中,有四个士兵被日军打死,战士们终于把子弹全部抢上岸来。马营长所部的机枪和步枪又重新发挥出威力。

      6月2日凌晨,枪声逐渐平息,日军分几路向长江以北撤逃。马营长奉命就地休整,由国军另一支部队进行追击。在休整中,马营长对汉洋坪一带群众进行了安抚,对帮助国军烧水、做饭、运送弹药的群众给予了奖赏。其中给向昌清奖了50块大洋,给李发金、李金远等各奖了20块大洋……,还将缴获的银元和布匹分给了战士。后来马营长把部队开到五眼泉去了。据说国军在那里开了庆功会,马营长被擢升为团长。

      国军在汉洋坪追歼日军的这次战斗,在当地群众中传为佳话,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人们至今还怀念那支抗日部队,怀念在那次战斗中英勇牺牲的童排长和为国捐躯的无名战士。

中共宜昌市委党史办公室
Copyright © 2013 HTTP://YCSQ.YICHA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 鄂ICP备05018513   

鄂公网安备 42050202000324号


建议使用IE6.0及以上浏览器 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